好消息:抖音国际版 TikTok不会下架!

怎么说呢?我们一起来看。

伊心网络(v:19828945808),抖音、快手机构服务商,提供蓝v认证、代开店、代运营服务,服务3000+商家,累计带货超100万件,实现营收超2亿。一对一解决各类短视频直播问题。详询老师微信:yx73585

  首先是9 月 27 日,美国哥伦比亚特区法院阻止了特朗普的禁令。

  TikTok 暂时不用从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下架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*截图来自微博@央视新闻

  所以北美地区的年轻人,现在可以继续下载抖音国际版。

  真替他们感到开心……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随后,美国商务部也表示会遵守联邦法官对 TikTok 的裁决。

  网友也对这结果感到舒适,震惊于法官对抗特朗普的勇气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*截图来自微博

  并且怂恿法官再接再厉 –弄他!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*截图来自微博

  还有另一个人,Facebook 创始人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。

  他也公开对员工表示:我不希望看到 TikTok 被禁。

  然而评论区的画风是这样的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还有很多人整齐划一,骂他“阴阳人”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老狐认为,表达看法没有错,但这种行为不太理智。

  毕竟……侵犯了曹公公的名誉权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自 Facebook 成立以来,每周都要开个例会,并且鼓励员工向他提出问题。

  当有员工提出,老板怎么看待和 TikTok 竞争的问题,扎克伯格说出了上面的话。

  即使我们不在场,也不难想象 —

  当时的例会应该会有一阵心照不宣的哄笑声。

  因为众所周知, TikTok 落到今天被迫“卖身”的境地,扎克伯格是头号黑手。

  著名的《华尔街日报》、《金融时报》都曾直接点名:TikTok 被封禁,最直接的推动者就是扎克伯格。

  而且他还很喜欢以点带面,利用 TikTok 攻击整个中国的互联网企业。

  早在 2019 年 10 月,扎克伯格在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,其中有好几次点名攻击 TikTok。

  然后大开地图炮,说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崛起是对美国的威胁。

  最刺眼的一幕发生在今年 7 月 29 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。

  当时在座的谷歌、亚马逊、苹果和 Facebook 都被问到了同一个问题:

  你认为中国企业是否窃取了美国技术?

  苹果 CEO 库克表示:“苹果公司没有发生过此类事件”。

  谷歌 CEO 皮查伊表示:“谷歌也没有发生过”。

  亚马逊总裁贝索斯表示:“从报道中听过,但亚马逊没发生过”。

  只有扎克伯格非常确定的点头:“这是毫无疑问的”,中国从美国科技公司窃技术“是有确凿证据的”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截图来自抖音@中国网直播

  设身处地的说,扎克伯格作为一个纯正的美国人,警惕其它国家并没有什么错误。

  然而他只是打着污蔑中国科技公司的借口,为自己的 Facebook 牟利。

  在随后的一场听证会上,扎克伯格把意图表现的很清楚:

  中国互联网公司正在崛起, Facebook 应该在竞争中得到庇护,这对“赢得与中国的网络军备竞赛至关重要”。

  这话的潜台词就是,商业方面我们竞争不过 TikTok ,必须得用其它手段。

  来自字节跳动的 TikTok 在两年的时间里火遍全球,截止到去年,TikTok 总计拥有 16.5 亿次下载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在今年 4 月份,下载量直接来到了 20 亿次,一举超过了 Facebook 和 Snap 。

  为了应对 TikTok 的威胁,扎克伯格也算是拼劲了全力。

  一边是明目张胆的抄袭。

  首先是在 2018 年推出了 Lasso 短视频,各种功能和 TikTok 几乎一毛一样。

  短视频应用 Lasso

  当时的《福布斯》就很不客气的评论到:“ Lasso 百分之百的复制了中国的短视频软件“。

  即使复制黏贴,即使背靠 Facebook 的巨大流量。

  这款软件依然一败涂地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截图来自央视网

  今年 8 月,就在 TikTok 和微软、甲骨文、沃尔玛谈收购的档口。。

  扎克伯格再次推出了改良产品 Instagram Reels。

  然而初心未改,各种界面功能什么的依然和 TikTok 高度相似。

  短视频应用 Instagram Reels

  当时的 CEO 凯文·梅耶尔就曾公开讽刺:Facebook 又推出了另一款山寨产品 Reels。

  这边拼命抄袭,那边到处抹黑、攻击中国互联网公司 。

  当然主要目标还是 TikTok。

  就在 8 月初,字节跳动官方回应,声明自己被对手肆意抄袭和抹黑。

  并且公开点名这个对手就是 Facebook ,就是扎克伯格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更齐全的英文版在这里 —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  在全球范围内的巨头公司商业竞争中,这种毫不掩饰、撕破脸皮直接点名的情况极其少见。

  明显是被逼到绝境之后的反击。

  另外还有投资者透露,扎克伯格在与特普朗的私人宴会当中明确要求封禁 TikTok。

  还组成了游说团队,花费巨资意图影响白宫的决策。

  可就是这么个人,早些年还有个“中国好女婿”的称号。

  他曾经在长安街上跑步,不惧雾霾天气,并且大声说“感觉很棒!”

  他还找了个华裔的老婆,给女儿取了中文名,自己也在努力学中文。

  他说自己喜欢胡同里的小吃和烤鸭。

  到了过节还会自己动手包饺子,顺带来一句“鸡年快乐”。

  他还到清华发表演讲,主动和马云攀谈,表明自己很欣赏中国的科技企业家……

  那一年他的外号还不叫”阴阳人“。

  网友们都叫他“小扎”,媒体的称呼是“中国女婿”。

  现在……

  我们都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卖力的表演了。

  他只是想让 Facebook 进入中国,还未雨绸缪,火速注册了 Facebook.cn 的域名。

  当时的《纽约时报》一针见血:目前不清楚他的魅力能否帮助实现终极目标 — 促成“脸书”回到中国。

  最后当然是失败了。

  然后是瞬间变脸,成为今天抹黑中国、攻击中国出海科技公司的带头人物。

  如今回顾这一切,也不得不赞叹一声扎克伯格的演技精湛。

  至于欠他这张电影票,应该是不用还了。

美国法院阻止特朗普禁令TikTok, 扎克伯格该哭了

结语:抖音的出现既符合大众的心理,又顺应社会发展的趋势,仅由个人恩怨就想阻止它,在当代社会显然是行不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