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郑爽在快手平台过生日,直播首秀即带货6200万,这个数字不算高,却是第一次郑爽以快手直播带货首秀的方式来为自己庆生。

2020年8月21日,郑爽度过了“最难忘”的29岁生日。当晚直播带货,郑爽因情绪崩溃而“翻车”。

伊心网络(v:19828945808),抖音、快手机构服务商,提供蓝v认证、代开店、代运营服务,服务3000+商家,累计带货超100万件,实现营收超2亿。一对一解决各类短视频直播问题。详询老师微信:yx73585
郑爽生日在快手直播带货情绪失控

郑爽快手直播生日情绪崩溃事件

8月22日,话题#郑爽情绪##郑爽直播坑位费#先后登上了微博热搜。这源于此前一天她在快手直播间带货时表现。

8月21日晚,郑爽在快手平台迎来直播带货首秀。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本来表现正常的郑爽突然在直播中情绪崩溃,不仅不配合,还不停地拆台。主播在介绍商品,郑爽反问对方“你为什么一直要重复这些话?”主播说喝苏打水对身体好,郑爽问“对身体哪里好?”主播说面膜很便宜真不敢相信,郑爽拆台“有什么不敢相信的,都在这”。

郑爽生日在快手直播带货情绪失控

后来郑爽边哭边怼两位搭档,称自己本来就不想让他们过来,还哭诉不想直播间变得这样商业化,直言“业绩好不好和我无关”“这是我的直播间,我有我自己的直播风格”。最后两位一起直播的搭档无奈离开直播间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

郑爽当晚在直播间的表现引发了争议。有网友认为郑爽倡导粉丝理性消费,是“真性情”,为粉丝考虑;也有网友认为,既然选择了带货就应该卖力推广,作为公众人物不应该把个人情绪带到直播间,这样做是不敬业的表现。

不过更让人想不到是,此事后续逐渐陷入“罗生门”。郑爽在直播中表示:“这样的直播太过于商业化,我不是某种商业目的来的,我不是想来挣钱,我真的是想推荐商品给大家,认为是我有意思的事情。”

不过,郑爽直播间其中一位搭档“DJ子劲”对此回应时表示,郑爽本人清楚,这是一次商业直播,因为她是收了商家坑位费的,有30多个促销点,应该准时、准确地说完每一件商品,否则很可能违约导致郑爽赔钱。

直播间郑爽另一位搭档“猫妹妹”在与快手网红辛巴连线中也称,是郑爽团队和平台找的自己,而且带货是郑爽自己确认过的。

8月22日晚,郑爽在微博晒出直播带货品牌名称,包括“已代言”“已短代言”“商品推荐官”“商务代理合作”几大类,但均注明“无直播费用”。言下之意,自己没有收坑位费。

至此,郑爽直播事件陷入“罗生门”。

郑爽快手直播带货数据

虽然郑爽在快手直播带货情绪崩溃,但带货数据还不错的。个人直播带货首秀,最终本场直播GMV超6200万,当日累计订单超14万,累计观看人次1374万,全场互动数2000万+。

郑爽生日在快手直播带货情绪失控

直播中,郑爽联合快手主播猫妹妹售卖了快手&中国黄金联名款金条、vivo IQOO neo3手机、WHOO后天气丹礼盒套装、莫小仙火锅组合、霸蛮米粉等多款商品,并送出了豪华海景别墅3天2晚免费住、30台Lola Rose手表等多款福利。

其中vivo IQOO neo3手机、快手&中国黄金联名款金条为快手电商官方百亿补贴商品。这两款商品也分别以2488万元+和1552万+的成交额位列本场直播销售榜的TOP1和TOP2。WHOO后天气丹礼盒则以887万+成交额位列TOP3。

郑爽生日快手直播带来了什么影响

郑爽事情走向“罗生门”,但比事件本身更值得探讨的一个问题是,明星直播究竟是什么?

2020年,明星直播大热,翻车的不少。相较之下,郑爽是非典型的翻车。其他明星多是销售业绩差,但郑爽这场直播带货业绩不错,有了快手官方加持,据称成交超过6000万,却因个人崩溃而中止。

直播带货,本质上是一个新的商业场,主播即销售员,观众即顾客。商家们热衷于带来最大的让利,让产品“挤”进小小的直播间,看重的是人气和效率。“商品”和“人”得以进行更准确和快速的匹配。通常一场直播,可能链接数十个品牌,整场直播也会有紧密的安排和节奏。

郑爽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话里行间透露出对直播带货的抗拒。她表示“直播比我想象中严肃很多,可能我不太习惯整个围绕商品,觉得有点疲惫 ”,并一直强调“这不是我的直播间,不是我要的风格”。

在直播中,她暴露了对产品的不了解,即使现场不少是她代言的产品。她甚至不知道产品价格,多次询问工作人员,不介绍赠品,不向粉丝介绍规则。而这或许也是团队和平台紧急搬来两位专业主播坐镇的原因,可惜还是没能“救成”。

因为是将自己定位为明星,而非主播,这才有了一问三不知。但退一步说,即使作为品牌代言人、作为快手官方推荐官,她对产品的了解程度都不应当如此。

郑爽认为直播带货是一种“消费粉丝”、“消费自己”的行为,表示之后将不再尝试直播了。将直播带货看成是“消费粉丝“,也证明了郑爽本身并没有做好直播带货的准备。

纵观做得好的明星,首先清楚直播带货的内核,对直播带货并不抱有偏见。他们明白并积极实践一点:名气再大的明星,进了这个场,也是一位销售员。

目前带货效果比较好的明星主播,比如李湘、林依轮、刘涛等,在心理上接受了从明星到主播的转变。刘涛化身“刘一刀”,显示了为粉丝砍价的决心。李湘甚至将自己的微博名都改成了“主播李湘”;林依轮也直言:进了直播间,我就是一名售货员。

明星之外,“初代网红”罗永浩也在多次创业之后转向直播,虽然有诸多争议和不适应,但他仍将直播当事业。每场直播都会提前准备和事后复盘,并兢兢业业在微博“营业”。

而对粉丝来说,自己的偶像如果真能推荐亲自试用的好物好货,能让自己用到“偶像同款”,并且能享受到偶像带来的福利价格,也乐得消费。换个角度,这也是明星的一种”宠粉“行为。

不是所有明星都能适应带货直播,也不是所有明星主播都能卖好产品。

一位知乎网友提问,如何看待郑爽说的“这是我的直播间,我有我自己的直播风格”,郑爽给出了回答:“必须接受社会的进程,要去做,但是不想一开始就顺应这种节奏,想做一个让自己关注的主播。”这条评论引来了上千条回复,多为反驳。

郑爽生日在快手直播带货情绪失控

主观不适应者如郑爽,或许更好的解决方案是,私下开一个直播,直接与粉丝连线,这样就真能“自己的直播间自己做主”了。

写在最后

对她的直播行为还是要一分为二地看待。作为观看直播的人来说,确实会挺郑爽,因为她不会盲目让大家买买买,引导大家树立正确的消费心理。

但是作为快手等平台的好物推荐官来说,你不按照正常的流程走,一直在干扰直播的进程,这其实是对平台的不负责任。

各位看官,见仁见智吧。